近况

Posted on May 7, 2024

前两天提交了毕业论文的内审版本,持续了大概五个月的毕业设计基本告一段落。从分不清Docker和k8s的区别到现在准备考取CKA和CKAD,对云原生的了解是越来越深的。对于自己做的毕业设计,我的评价是完全不能让人满意。毕业设计起的题目太大,以至于怎么做都好像不够,怎么做都好像不够好。一开始总想做很多,但在毕设进展的过程中发现自己其实能做的其实有限,然后就只好不停妥协。这让我想到自己大一时的课设,就是因为前期对项目了解不够才会这样的。大一犯的错大四还在犯,有种原地踏步的感觉,有时候想到这点就一度让我很沮丧。仔细想想其实还是因为项目经验不足,吸取之前的教训不够多。

有天晚上失眠我终于想通了,做的不完美是正常的,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正因为看到做的不完美的地方,才有改进的地方。之前我总是做的不够好就赶紧进行下一个任务,以至于在哪个领域都没有足够的积累,这样是不对的。如果做的不够完美,就该吸取教训再来一次(此处应该响起《四月是你的谎言》的アゲイン),再来一次一定比上次做的更好,学到的东西更多(前提是决定在这个领域长足发展,那么就应该不断深入对某个问题的思考,不能觉得自己了解的足够多了。行百里者半九十)。

比如这次毕设遇到的可观测性问题,可能做了很多工作但是都没有具体的指标可以展示给别人,k8s前期只用了dashboard,网络抓包只用了wireshark。那既然这次实验没有观测到足够的数据,下次就应该采用更专业的工具,网络抓包可以考虑tcpdump等(没深入了解还不太确定),云原生监测工具可以用Prometheus等。

但其实越学习云原生的知识就越感到前期还是应该往底层走,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这次毕设用了KubeEdge,做实验的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就是当边缘节点的pod没有在正常工作时,在云端是无法知道发生了什么的。一开始以为是自己代理配置问题,看ospp 2024相关议题才意识到,原来是他们还没实现啊…自己的工作建立在别人工作基础之上,多多少少会受到限制。还有原因就是顶层应用会结合底层的技术原理,因为自己太菜这点就不展开讨论了(逃)。所以研究生还是不能浮躁,应该认真打好基础。 总之毕业设计是告一段落了。然后我去参加了好友的生日聚会,去ktv唱歌,表现得是有点拘谨,有被人关照的感觉(很感谢也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成长到不需要被人关照)。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,大家都是很好的人,所以其实是喜欢这样的氛围的。想到第一次去ktv是我姐带我去的,唱了唯一一首歌是《轩辕剑天之痕》主题曲《一吻天荒》(当时超爱看那个电视剧笑死)。

愿意参加这样自己并不熟悉的场合,说到底是我觉得社交技能是可以学习的,随着自己体验的事情越来越多,人的一部分是会变的。人有太多面了,在不同场合也会展现出自己不同的部分,有时候也不是装的,只是在那样的时间和场合下,不容易展现自己的其他方面。所以MBTI这样的二元分类感觉会限制自己的行为和成长。我是I***所以我可能会怎么怎么做,不是这样的,我的所作所为会出乎你们意料的。

然后第二天和Fediverse上认识了半年多的友面基,终于可以在现实中和人聊网络上发生的事情了,聊了两小时很开心。一起吐槽庵野秀明,听友说接近高达会变得不幸,反而对高达更好奇了有没有。还听友讲了学界的事情,收获很多!自己最喜欢的其实还是两人面对面交流的方式。

提交完论文,我就开始着手搭建自己的misskey实例,选择的域名是neuromansser.tech,neuromancer->neuromansser,目前大概是这个样子。 之前入住的vnil.de是很好的,站长人很好也很热心,在vnil.de和友们相处我也感到很舒适和放松。谢谢vnil.de的友们,如果大家还居无定所在寻找实例的话,不妨考虑一下vnil.de吧~我已经是大人了,该需要照顾自己的服务器了(喂!)。

实例差不多搭建好后,我还迁移了自己的博客,昨晚刚刚完成迁移,没有太多多余的东西,整体还算简洁(当然没有站长的那么极简,并且js included),我还算满意。

这就是我的近况啦^ ^,回见~